河南投毒杀人案将宣判 曾因"证据不足"被指令再审


2004年11月15日,河南民权县周岗村两名孩童“毒鼠强”中毒,一死一伤,吴春红被认定为因琐事“投毒报复”的凶手。2005年6月23日至2007年10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三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春红死缓。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三次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

“该案存在诸多疑点。定案除了吴春红本人的有罪供述外,没有一份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吴春红在案发现场投毒;吴春红本人称,其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诱供下作出的。”李长青说。

在疫情期间,类似的“高昂隔离费”事件并不少见。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该案第四次开庭前,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但未检出毒鼠强,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只有他自己的供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证据。因此,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

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3月29日,河南商丘民权县16年前“投毒杀人”案当事人吴春红的再审辩护律师李长青告诉红星新闻,该案将于4月1日上午在河南高院开庭宣判。

在相关视频报道中,当事人称,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还有一些家长,经济并不宽裕。对此,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

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难免给人以“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食宿条件却堪忧”的观感。

在这个时候,政府相关部门在先期征用隔离酒店时,也该将服务质量与价格合理性等因素考虑进去;后期也应成为“博弈者”,为被隔离人员争取一个优质的隔离环境和公道的价格,而不是任由酒店“狮子大开口”。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减轻民众的抵触和逃避情绪,保证隔离政策顺利进行。毕竟,动辄近万元的隔离花费,对很多家庭来说并非小数目。

李长青律师认为,该案存在诸多疑点:投毒动机说法多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春红投毒。同时,投毒现场未提取到任何与吴春红有关的证据。自2004年入狱以来,吴春红本人一直喊冤并持续申诉。

二、对确实无法申领健康码的人员,包括在鄂外籍人士、港澳台同胞等,入境14天内统一接受当地集中隔离医学观察,解除医学观察后,凭当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出具的健康监测证明安全有序流动;入境14天后,可凭现居住地社区(村)出具的健康监测证明安全有序流动。出具健康监测证明的基本要素包括入境人员身份基本信息和监测当日体温(腋下温度)≤37.3℃情况,且无发热、干咳、乏力等临床表现,无确诊病例(含无症状感染者)、疑似病例、不能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接触史。出省人员应提前了解并遵守目的地疫情防控相关规定。